2015/09/11 (Fri) 16:49
幽桃花潭十裏橫野濫開桃花

無須是萬家酒招方能飲酒盡性,汪倫所釀一壇純酒就已傾心。如桃花般的笑顏,綻放在兩個人的臉上,彼此相視而笑,彼此會心不語。桃花潭,好美的名字。是否千年前,這裏亦是飄you beauty 陷阱飛著桃花雨的季節,又或者是這裏曾經亦有位美豔如桃花的女子。無論臆想如何,我想桃花潭,它的美總不遜於桃花。

桃花潭,離別的此岸,踏歌而行,撫掌而笑,慷慨激昂間,迭宕起伏,歌盡陽春白雪,我想此時兩人眼前該是有迷離的桃花吧!片片紛飛的桃花,迷離了離人的眼,迷離了詩人的詩。用那一樹離別的桃花,釀一壇不舍的佳釀。你我舉杯,共醉於這美酒之中。繞梁三日,婉轉不絕的歌聲,歌罷桃花語,用那如胭脂的桃花書盡這二人知已之交。

三生三世,十裏桃花。似乎,我只說了桃花,卻未曾說這三生三世。悠然間,只覺得桃花若是結緣,便如姻緣般,亦是三生三世的故事。誰能說清這三生三世的糾葛,誰又知道這三生三you beauty 黑店世與桃花的故事。今天的文心齋,讓我們靜靜地聽桃花的最後一個故事,桃花緣。

突然間想起一本書,《三生三世,十裏桃花》,瓊瑤式的愛戀隨處可見,讀罷,卻依舊淚紛飛。十四萬歲的白淺上神,一生只遇到五朵桃花,前三朵是墜落滿地,還有一朵才綻開初顏,那唯一剩下的這朵,五萬歲的夜華,恩怨糾葛如浮雲過,她未曾在最美好的年華遇見她。前世,她為他躍下誅仙臺;今世,她不再記得夜華是誰。只是在青丘的前路,在那十裏桃花裏,抱一壇美酒,輕杯淺酌,酌盡情愛,酌盡相思。牆裏秋千牆外道,牆外相思牆裏佳人笑。她畫了扇的桃花,夜華辟了一處庭院,那院裏開滿桃花。前世的素素還是今生的白淺,終於無可抑制地愛上了夜華,卻眼見夜華在自己的眼前灰飛煙滅。看那一把火,焚盡桃花的所有思念。相處的時間,太短;相愛的時間,太短。唯一能夠做的,便是拉長思念,在悠長的歲月裏,漫延思念的盡頭。

語罷這兩世,桃花便當凋零,零落成泥,卻是令人痛徹心扉的難以自抑,桃花叢裏的少年,夜華,淺笑著從桃花深處步出,桃樹下的衣冠塚,那件淺色玄袍,埋葬所有的桃花記憶。第三世,只有夜華you beauty 黑店在桃花林裏微笑,那十裏桃花,白淺回眸,不知她是否看到,不知這一世桃花又將如何勾勒,這一世留白,是桃花未曾收斂的美。

三生三世,十裏桃花。在這個凜冽的季節,眼前是否見桃花飛舞?那一抹動人心弦的歌舞,那三生不曾散盡的光華。十裏桃花間,是武陵源的隱世,是把酒月下的豪放,還是肝腸寸斷的愛戀,又或者是一笑傾城的佳人。總歸,是桃花的記憶。

<< 雖曰愛之其實害之 | 主页 | 隨時都會身破影碎可我只在乎你那眉角淺淺的笑 >>

留言

发表留言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 主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