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/07/31 (Fri) 15:04
我在沒有人疼的世界裏落字成殤

還在聽傷感的音樂,還在望著舊人,陽光依舊,往事曆曆,歲月如故,春秋幾度,我們天各一方,愛恨情愁幾經折,瘦馬天涯人疲倦。這一生,注定抱影撫月,注定要讓荒蕪成災,心好靜,靜的長腿萬綺雯只聽見自己的心跳,一種強烈的欲望縈繞心頭,好想見一見你,好想你能陪著我走完今生。為之痛心,你卻不懂,無奈宿命,不該錯遇你,早知道紅塵這樣令人傷悲,倒不如一個人清清靜靜,站在遙望彼岸,沒有人陪我看繁華落盡,沒有人陪我看落日黃昏,一串串泛黃回憶,一念念淒楚相思,守不住如花容顏,時光隨流水,月光依舊清冷,留下的是無限,望不斷的是蒼蒼遙遠。

就這樣日複一日,就這樣年過一年,好想回到最初的快樂,時光那麼長,歲月卻是那麼涼,,如此執著的我,卻感受著牽腸的寸斷,盡管讓人很疼,我卻一直忍受著,抱著回憶,躲在纖體療程黑暗的角落,畫地為牢。殘陽落下,紅顏易老,地平線的盡頭殘雲淡天,我滿懷悲憶,殘影不成雙,多愁難道是過錯嗎,夢還是碎了,我也累了,提筆寫句,卻是憂傷終老,就這樣安靜一輩子吧,就這樣淡然一輩子吧,花落了,殘陽也落了,我把自己也丟了。

室外,芳草地,豔陽天,也黑了,找不到你,也找不到我了,落日樓下,人影寒單,我只想找尋點幸福,並不祈求太多,就那麼一點而已,夢轉千回,只想再度重生,人間煙火,卻不能與君共度,夜夜未眠,終日等待,難道你不心疼嗎?

已經戒不掉憂傷了,就像淡淡的時光裏從沒有把你忘記一樣,頁碼還是一頁頁翻過,我卻淹沒在泛濫憂傷裏,朦朧間,感受著陣陣隱疼,孤影伴我,紅塵難斷,惆悵蕭瑟蹉跎,舉目風塵,枕邊清寒,秋葉翩翩,一路傾城柔腸,任時光蹉跎問倦,行人匆匆,我站在這片塵世,仿若隔離了天空蒙雨,靜眸飄渺,如癡如醉,凝結成一片剪影,讓我選擇了銘記,從不曾與我遠離,我把這相濡以沫留在了懷念,留在了滿腹柔情,明天的陽光還會燦爛嗎?

稀稀落落,愛無期限,一種涼薄傾城而下,突然覺得渾身無力,方寸之上,看紅塵餘煙,只有空留餘恨,美好只是短暫的瞬間,人生的輪回等不到轉身後的回首凝眸,歲月如風,低吟淺唱,歲月的流光,離殤繞指,無可奈何,最終醉了無奈,醉了相思,醉了那份執著。

靈魂開始遠去,水凝風寒滿腹愁緒,滿紙素箋徒留憔悴,寫一生的孤單,斷不了的癡綿,鉛華洗淨,字字成殤,愛恨難休,問世間情為何物,黯然回首,看似水無痕,靜靜守候零落,看流水無痕,聽花落無聲,曾經的人,隔在了天之涯,海之角,形同了陌路。

回憶裏,滿是碎,叫我怎能不傷悲?冷眼看前塵飄零的飛花,看陌上,千山外,一剪寒風舞不休,掩盡繁華,天涯人遠,一樹霜花紛落天涯,讓我冷豔無情,孤寂千行淚,想象著你飽含滄桑陌上歸來成悵,一風秋不斷,一語魂輕歎,芳菲吹落,說好今生不離不棄,攜手相伴,不念訣別,君自當保重,天荒地老的誓言怎能相忘?

曾經說過,我是你今生最愛的人,我是你百看不厭的風景,霧裏看花,水中望月,付出的深情收不回來,我一直等待三生石的書寫,等待一個不變的地老誓言,等待花開月夢與君並同,如今那般匆匆,卻不知與誰能共?

能再回來嗎?還能回來嗎?我不敢祈求,不敢奢望,風涼雨冷,落寞成傷,蒼老了我的年華,歲月不過是一指流沙,獨自欣賞著秋的冷豔,品嘗冬眠的淒憐,將一層又一層的孤單包裹,春的耀眼以不再歸來,我的世界從此孤單,除了滄桑就是荒蕪,一個人默念紅塵,點墨成殤。

花開無期,人生如戲,一絲微茫,本願與君老,風逝恨幾許,如今花落,一別今去,燈花落,只將完美姿態休凝成霜,飄走了落葉,回憶裏遙望無奈,離愁斑駁,舊寒依依,且而不舍,光環歲月,渺如煙塵,愛,還有銘刻,還有感動嗎?我撿起細碎,斷章殘句著煎熬,定格在釋然遙望,刻骨銘心HIFU超聲波拉皮技術,是一項全新的拉提緊膚、抗衰除皺技術。在治療深度上,電波拉皮只能作用在3mm的真皮層,而超聲波穿透力強,可精准定位地作用在真皮層和4.5mm的SMAS層;

悲來,釋然季節的傷感,落單離雁,只將淡如塵煙,是否還該懷念?空白,零落,在這個深秋的八月天,被將掩埋,無人可說,無處可去,清風明月,散盡落陌,最後成荒,不如期遇,不能停留,永遠是那樣安靜,今時悴顏,遮幾許無奈,掩半世迷茫,傷了心,斷了腸,寂寞相隨,憶昨日舊夢,桑桑陌上,一次次心潮洶湧,一次次黯然寂寥,殘風落雨,笑看落花,歲月如歌。

<< 在黑夜對你的思念就像野草一樣瘋長 | 主页 | 對你的思念已化作一場春雨 >>

留言

发表留言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 主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