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/09/23 (Wed) 11:35
雖曰愛之其實害之

與哥哥一起,在大人的威逼利誘之下,走上了勞動改造的行列,抱著比自己高出很多的鋤頭,煞有介事地與地裏的野草們作戰。

一番精疲力竭之後,良叔喚去哥哥,將一窩未孵化的鳥鑽石能量水蛋指給他看,我也顛兒地跟在他,瞅見裏面五只小蛋長滿了斑點。良叔說,再過幾天小鳥就會孵化,等到他們“gaozi”的時候,就可以設個法兒將母鳥一塊捉了來。

自那之後,幾天幾夜的,我都在默默地想著那窩蛋,那些蛋變成鳥兒之後便要和母鳥一起被哥哥捉了去做玩偶。這樣憂心著它們慘淡的將來,終於忍不住又去找那個窩,恰見五只肉肉的雛鳥擠在一起,軟軟嫩嫩的喙嗷嗷地叫喚。

心裏十分可憐那些小東西,想到它們的命運,就決心要鑽石能量水保護它們,不能讓它們去做哥哥的俘虜,於是小心翼翼地將它們帶回了家。

夜裏,我將小家夥們抱上柔軟的床褥,想給它們溫暖。我把自己所擁有的一切與它們分享,懷著溫柔的憐愛進入了夢鄉,夢見自己與雛鳥們一起享受母鳥的哺育。

只是,次日覺醒了之後,頹然發現鳥兒們已經死去,它們小小的身影似乎還保存著絲絲暖意。

哥哥去山裏巡視,不見幼鳥,便跑來問我,不知怎麼他那麼肯定是我帶走了它們。他大概是指責了我幾句的,已不記得了。只是自此之後,我一直不能忘記那五個可憐的生命。心中常常鑽石能量水泛著隱痛,我明明是愛它們的,我明明是想保護它們不受傷害,可為什麼最終卻是我害了它們的性命呢?

<< 癡情千萬年歲月只為一日清淺時光 | 主页 | 幽桃花潭十裏橫野濫開桃花 >>

留言

发表留言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 主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