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/08/31 (Mon) 10:11
經年的錯亂卻別了與你的三世的情緣

涼如水,望窗寒。聆聽一曲弦音敲響夜的沉靜,若雪青俏的眸光,載上沉沉的惆悵墜入思念的行列。舞不起的傷感暗淡了夜的顏色,蕩起水色的愁浪感傷一簾的碎花。

凝一只只花下的情繭,破繭成蝶,輕漫elyze紅塵彼岸。集一身的花香,馨香飛舞,翩躚於心夢,迎出撩人的月色,瀲灩綿延的山丘,呢喃一巢的鄒燕。望古今中外,何人不知情重?歎詩詞瑰寶,何首不言情濃?念此,願別三千弱水,只取一瓢之飲;願孤舟夢作揖,夜夜盼馬啼;願臨煙處,紫陌紅楓綸伊人。

空花人月瘦,芳草夜夜淒。紅塵飄渺,亦若半城煙沙,一指繁蕪。每待燈火闌珊,便思緒飛揚;每待月圓當空,便低吟淺唱;每待煙花綻成一季狂歡,便碎碎念及。心若此,人又何堪?屏風雕花鎖閣樓,霓裳翻新舊顏愁。如今,菱花鏡再也影印不出傾城傾國的容顏,一曲雲水禪心之音,猶憶昔年遠。落紅不是無情物,暮暮朝朝甚彩霞。挽不回的片片闕光,已沉落於湖底,作別的經年,恰如指尖的風沙,能帶走的elyze是歲歲朝朝的瑣事,沉澱下的是日久彌香的心夢。倘若落花有意,流水亦有情,且將一窗眸光散落為雨,點滴溫化幹裂的心痕;倘若破鏡重圓,且將夜夜碎語拼湊成一副想念的畫軸,有鳥語花香,蝶蛹纏綿;倘若再結姻緣,且將半城煙沙,一指繁蕪守化成一世紀的傳說。人生難免會有憾事,一箋心語訴離殤。

水色雲煙夢江南,蓑衣輕揚江中遊。

綿綿延延的江南風打濕一舟的孤寂,燃起的篝火澆滅了素影。紅藕香殘今秋夜,盼午夜的鐘聲洗淨嘈雜的煩悶。鋪一張素箋,勾一腔的柔語,念一塘的清影,醉寫紅塵。給疊疊往事一扇窗口,吐露壓抑亙久的心聲。黛色深處的那一磚一瓦,堆砌起的是否是回憶的城牆?城裏的風花雪月裏,是否還有那一抹熟悉的身影?那斷了的琴弦,還能否撩起夜的淒迷?何奈一江東水隨花逝,萬裏回音聲聲泣。又怎歎風送月歸霜露將,銀色朦膿遲遲還?

落葉成塚,厚葬遺夢。任絮語搖曳下一樹的繁花,再望繁花繾綣成支支紙鳶,卻難訴心語。多少年獨望秋風送夜歸,多少次凝夜露成霜,多少回清眸鎖西窗。

伊前世為我畫地做的牢,我卻甘願在牢裏慢慢變老,身陷囹圄,心向外。盼一年一度的楓紅,以為楓紅了,暮霞也就紅了。因為伊說過,待楓紅染彩霞elyze之時,便是我為伊勉鳳冠之時,我等清了渾水,等散了群花,等鄒了額紋,等紅了楓葉,卻遲遲不見伊人的素影?是我錯落了今生還是伊人忘了輪回?

筆下的憂思綠了又黃,在爭先恐後地瘋狂滋長。三千繁華猶可記,萬丈憂思何以量?欲將一肚的絮語念叨給伊聽,欲將一池的月光譜成伊的素影,欲將今生的等待化成紅顏,只盼原定的宿命,不要蒼白了平生的多情。

月色朦朧,輕紗密。紅塵渡口,我任素衣清揚,站成伊最熟悉的模樣,守望著煙深處,看彩霞攜著楓紅染就伊的素顏,伊款款向我走來……

2015/08/18 (Tue) 12:11
在這寒冬的季節你離開了我

四年前,小區落戶三株高大挺拔的銀杏樹。那年冬天,漂亮的銀杏葉落得一幹二淨,剩下光禿禿的枝丫。我以為它們枯死了,直歎息,可到了第二年春天,片片嫩葉爬滿了枝頭,就在通渠佬我的窗前,迎風飛舞。春去冬來,寒暑易節,日月輪回。而今,冬天又來了,寒風凜冽,葉落紛飛,遍地金黃,給小區增添了一道道悲壯的色彩。

初識銀杏樹,是在十多年前旅遊深圳的一個景點。而今,它已走進百姓人家。據說,銀杏科植物距今有兩億年,到第四紀冰川遭遇毀滅性的打擊,大部份成員都成了化石,唯有銀杏樹在我國幸存下來。因此,人們稱之為“植物活化石”。到公元十七至十八世紀,隨著對外文化、經濟的交流,我國的銀杏樹才逐漸移“民”到世界各地。德國著名詩人歌德曾在耶納大學親手栽下一棵銀杏樹,凝視著金黃的二裂葉,不禁詠詩一首:“這棵樹來自遙遠的東方,在我的花園中成長,樹上的葉子隱含著什麼秘密,頗令詩人們遐想……”,他把自己同心愛的人喻為同體二裂葉,表達了通渠佬對愛人的一片癡情。而今,這棵樹已雄踞在耶納大學校園,高聳挺拔,枝繁葉茂,讓無數莘莘學子頓生敬意!

我國唐代著名詩人王維也曾在他的故居栽下兩棵銀杏樹,並即興賦詩:“文杏栽為梁,香茅結為宇,不知棟裏雲,當作人間雨。”說明銀杏樹經過曆練,最終會成為棟梁之材的。

自古文人皆寂寞,唯有銀杏得其樂。

我愛銀杏。它不僅有陽剛的外表,更有寬容的內心。銀杏身材挺拔,剛勁有力,不管它身處何方,長在何處,都能從容面對。君不見,它春來嫩葉滿枝,夏來綠蔭滿地,秋來白果飄香,冬來為伊消得人憔悴,這種從容的境界是何等超然,何等淡泊寧靜!

我愛銀杏。它不僅有默默奉獻的情操,更有不屈的精神。銀杏從葉到根,從枝到果,渾身是寶,它把自己的一生默默奉獻給人類,然而,它更有一種不屈抗爭的精神。據說,當年日通渠佬本廣島被美國兩顆原子彈摧毀之後,無數植物面臨滅頂之災,唯有銀杏樹在槍林彈雨和原子彈的硝煙中,依然奇跡般挺了過來。這種不屈不撓、自強不息的精神,與我們中華民族五千年的風霜曆程何等相似。而今,我們祖國的脊梁更加堅實,巍然屹立於世界的東方,閃爍著巨星般的光芒!

我踏在滿地金黃的銀杏葉上,不禁沉思:它每增加一道年輪,又作一次回饋。這也許是我愛銀杏更多的理由!

2015/08/07 (Fri) 12:06
在黑夜對你的思念就像野草一樣瘋長

夜裏瘋玩到半夜,讓自己沒有思考的時間,但是我發現自己這樣更加痛苦,無論我下了多大的決心,只要看到你,聽到你的電話,我就會心軟有時我很想見見你,聽聽你的聲音,很懷糖尿病念被你擁抱的感覺-----抱著你的身體,把臉輕輕地貼在你的胸前,聽著你的心跳,聞著你身上淡淡的味道這個時候,我的心裏就會特別的寧靜,我知道,我貪戀這種感覺,但是我從來沒有向你開過口。因為我知道我不能給到你想要的東西,而且我也很明白,你是屬於別人的,或許我開口了,你也會滿足我,但是我寧願等,等哪天你終於明白了,給我一個擁抱,發自內心的

曾經看到過這樣一句話:在一些感情中,並非是真愛的一方,有時為了應付另一方,常常不會直接表達,說我愛你,或是給對方許下什麼承諾,一方面是怕這種承諾和表白會讓自己沒了退路,而說了真話,又怕矛盾立刻激化,給自己帶來不良後果。所以,他常常會取中間道路,用曖昧的話或是雪纖瘦某些替代語,讓對方產生誤解心理,以求得心理平衡。而你呢,好像也從來沒有直接對我說過什麼,總是一味地向我求證而已,這不由得不讓我再次審視這段感情,它是否真如我所想的一樣,還是我是真的誤解了。

我在想,我是該回頭呢,還是該繼續往前走,你並不知道我需要的是什麼,我需要的並不是精神的戀愛,我只是想找一個能保護我,給我溫暖的臂彎此刻,我站在一個雪纖瘦十字街頭,我想,如果我選擇了回頭,那以後我將關起心門,藏起所有的感情,;如果選擇繼續向前,那麼你能告訴我我該怎麼做嗎?

我是該把它扼殺在我的小宇宙裏,還是任其自由發展,最終泛濫成災呢?

| 主页 |

 主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