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/07/31 (Fri) 15:04
我在沒有人疼的世界裏落字成殤

還在聽傷感的音樂,還在望著舊人,陽光依舊,往事曆曆,歲月如故,春秋幾度,我們天各一方,愛恨情愁幾經折,瘦馬天涯人疲倦。這一生,注定抱影撫月,注定要讓荒蕪成災,心好靜,靜的長腿萬綺雯只聽見自己的心跳,一種強烈的欲望縈繞心頭,好想見一見你,好想你能陪著我走完今生。為之痛心,你卻不懂,無奈宿命,不該錯遇你,早知道紅塵這樣令人傷悲,倒不如一個人清清靜靜,站在遙望彼岸,沒有人陪我看繁華落盡,沒有人陪我看落日黃昏,一串串泛黃回憶,一念念淒楚相思,守不住如花容顏,時光隨流水,月光依舊清冷,留下的是無限,望不斷的是蒼蒼遙遠。

就這樣日複一日,就這樣年過一年,好想回到最初的快樂,時光那麼長,歲月卻是那麼涼,,如此執著的我,卻感受著牽腸的寸斷,盡管讓人很疼,我卻一直忍受著,抱著回憶,躲在纖體療程黑暗的角落,畫地為牢。殘陽落下,紅顏易老,地平線的盡頭殘雲淡天,我滿懷悲憶,殘影不成雙,多愁難道是過錯嗎,夢還是碎了,我也累了,提筆寫句,卻是憂傷終老,就這樣安靜一輩子吧,就這樣淡然一輩子吧,花落了,殘陽也落了,我把自己也丟了。

室外,芳草地,豔陽天,也黑了,找不到你,也找不到我了,落日樓下,人影寒單,我只想找尋點幸福,並不祈求太多,就那麼一點而已,夢轉千回,只想再度重生,人間煙火,卻不能與君共度,夜夜未眠,終日等待,難道你不心疼嗎?

已經戒不掉憂傷了,就像淡淡的時光裏從沒有把你忘記一樣,頁碼還是一頁頁翻過,我卻淹沒在泛濫憂傷裏,朦朧間,感受著陣陣隱疼,孤影伴我,紅塵難斷,惆悵蕭瑟蹉跎,舉目風塵,枕邊清寒,秋葉翩翩,一路傾城柔腸,任時光蹉跎問倦,行人匆匆,我站在這片塵世,仿若隔離了天空蒙雨,靜眸飄渺,如癡如醉,凝結成一片剪影,讓我選擇了銘記,從不曾與我遠離,我把這相濡以沫留在了懷念,留在了滿腹柔情,明天的陽光還會燦爛嗎?

稀稀落落,愛無期限,一種涼薄傾城而下,突然覺得渾身無力,方寸之上,看紅塵餘煙,只有空留餘恨,美好只是短暫的瞬間,人生的輪回等不到轉身後的回首凝眸,歲月如風,低吟淺唱,歲月的流光,離殤繞指,無可奈何,最終醉了無奈,醉了相思,醉了那份執著。

靈魂開始遠去,水凝風寒滿腹愁緒,滿紙素箋徒留憔悴,寫一生的孤單,斷不了的癡綿,鉛華洗淨,字字成殤,愛恨難休,問世間情為何物,黯然回首,看似水無痕,靜靜守候零落,看流水無痕,聽花落無聲,曾經的人,隔在了天之涯,海之角,形同了陌路。

回憶裏,滿是碎,叫我怎能不傷悲?冷眼看前塵飄零的飛花,看陌上,千山外,一剪寒風舞不休,掩盡繁華,天涯人遠,一樹霜花紛落天涯,讓我冷豔無情,孤寂千行淚,想象著你飽含滄桑陌上歸來成悵,一風秋不斷,一語魂輕歎,芳菲吹落,說好今生不離不棄,攜手相伴,不念訣別,君自當保重,天荒地老的誓言怎能相忘?

曾經說過,我是你今生最愛的人,我是你百看不厭的風景,霧裏看花,水中望月,付出的深情收不回來,我一直等待三生石的書寫,等待一個不變的地老誓言,等待花開月夢與君並同,如今那般匆匆,卻不知與誰能共?

能再回來嗎?還能回來嗎?我不敢祈求,不敢奢望,風涼雨冷,落寞成傷,蒼老了我的年華,歲月不過是一指流沙,獨自欣賞著秋的冷豔,品嘗冬眠的淒憐,將一層又一層的孤單包裹,春的耀眼以不再歸來,我的世界從此孤單,除了滄桑就是荒蕪,一個人默念紅塵,點墨成殤。

花開無期,人生如戲,一絲微茫,本願與君老,風逝恨幾許,如今花落,一別今去,燈花落,只將完美姿態休凝成霜,飄走了落葉,回憶裏遙望無奈,離愁斑駁,舊寒依依,且而不舍,光環歲月,渺如煙塵,愛,還有銘刻,還有感動嗎?我撿起細碎,斷章殘句著煎熬,定格在釋然遙望,刻骨銘心HIFU超聲波拉皮技術,是一項全新的拉提緊膚、抗衰除皺技術。在治療深度上,電波拉皮只能作用在3mm的真皮層,而超聲波穿透力強,可精准定位地作用在真皮層和4.5mm的SMAS層;

悲來,釋然季節的傷感,落單離雁,只將淡如塵煙,是否還該懷念?空白,零落,在這個深秋的八月天,被將掩埋,無人可說,無處可去,清風明月,散盡落陌,最後成荒,不如期遇,不能停留,永遠是那樣安靜,今時悴顏,遮幾許無奈,掩半世迷茫,傷了心,斷了腸,寂寞相隨,憶昨日舊夢,桑桑陌上,一次次心潮洶湧,一次次黯然寂寥,殘風落雨,笑看落花,歲月如歌。

2015/07/27 (Mon) 15:25
對你的思念已化作一場春雨

遊秦淮,夜晚最好。我去的時候,恰逢三五之夜。天朦朦朧朧地下著細雨,我獨自徘徊在秦淮河邊,享受著十裏秦淮。風柔柔的,雨細細的,如紗如夢。畫舫悠悠,宛如一elyze好唔好曲嫵媚的歌。依河兩行楊柳,半掩回廊曲欄。在燈火的映襯下,粉牆黛瓦的明清民居,透著秦淮人家才有的韻味。我時而靜觀,時而默想,極力想把握住她的風與神,可一衣帶水的秦淮河,卻是那樣的迷離多姿,難寫又難描。十裏秦淮,處處是滄桑。遊秦淮,一個遊字是不夠的,重在讀,更在品,愈品愈有味兒。

秦淮河與清溪匯流處,就是有名的桃葉古渡。站在桃葉亭上,水面上依稀傳來一縷清歌:“桃葉複桃葉,渡江不用楫。但渡無所苦,我自來迎汝。”“桃葉複桃葉,桃樹連桃根。相憐兩樂事,獨使我殷勤。”循聲望去,於水之畔,見兩位麗人,裙帶回風,桃面交映。一風流俊彥,手挽二人,輕吟淺唱。哦,這是王獻之在elyze好唔好送別愛妾桃葉和她的妹妹桃根。情也真,意也長,風雅隨著秦淮河一直流到今。一路感歎著,不覺來到烏衣巷。

烏衣巷是和王謝世家聯系在一起的。西晉末年年,八王亂後,胡人牧馬中原。王導、謝安等中原大族隨晉室渡江,居家於秦淮河邊。我信步流連於秦淮人家,尋覓王謝舊蹤。忽見一匾額,上書“王謝故居”。但見朱門兩扇,關著一個舊式庭院。細細觀看,絲毫不見東晉豪門大族的氣度與奢華,大概是後人借以吊古寄情的擺設罷。這樣胡思亂想著,不知什麼時候,雲散了,雨歇了,天空正高掛一輪明月。呵,這是秦淮的明月,這是六朝的明月!你當記得往昔秦淮河的風流吧!六朝風流,當數陳後主及其皇後張麗華了。一曲《玉樹後庭花》,唱醉了十裏秦淮。歎的是,歌未竟,在隋將韓擒虎震天動地的鼙鼓聲裏,陳後主授首北闕,張麗華香消黃泉。

明月下的秦淮河依舊在無語流淌。“憶秦淮佳人,應讓香君獨步。”明末秦淮歌妓李香君,色藝雙絕,與商丘世家公子侯方域一見鐘情,在秦淮河畔,媚香樓中,結為連理。侯方域為南明閹黨餘孽所逼,逃離南京。閹黨爪牙貪香君色藝,逼婚媚香樓。香君不從,以頭撞壁,喋血紈扇,友人就血在扇elyze好唔好上繪桃花一枝。侯方域投清,來迎香君,香君思念故國,恨方域變節,閉門不納。此後,李香君避隱寺庵,伴青燈黃卷,寂然而沒。時人據此撰名劇《桃花扇》。

“冰清玉潔千秋正色,扇奇藝絕一代名姝。”李香君以她的品格、氣節受到世人的敬仰,一曲《桃花扇》萬古流芳。那麼,陳圓圓呢?世事的風雲,陰差陽錯,使國家、民族的興亡,同一個弱女子聯系在一起。陳圓圓,原為明朝山海關總兵吳三桂的愛妾。李自成攻入北京,崇禎皇帝吊死煤山,其大將劉宗敏搶娶陳圓圓。“痛哭三軍皆縞素,沖天一怒為紅顏。”吳三桂因劉奪愛之恨,勾引清兵入關。清軍敗自成,滅南明,入主中原。兵荒馬亂中,陳圓圓不知怎的流落到這秦淮河畔。紅粉誤國,陳圓圓自然是國家和民族的罪人了。她固然沒有李香君的氣節,平生行狀也無可稱,但紅顏何罪!設若劉宗敏不搶娶陳圓圓,而吳三桂又能以民族大義為重,那世事又當如何?二十世紀倭寇南京屠城、血滿秦淮,又是誰人之過?我今遊秦淮,猶聞不平聲!

2015/07/13 (Mon) 11:01
對人生的深刻體驗

你看,映山紅開了。爬山的孩子們高聲喊叫。我抬頭一看,在那陡峭的懸崖石壁上,一朵朵鮮紅的映山紅在陽光下格外奪目,遠遠望去,真可是“萬花叢中一點紅”,我架起相雪纖瘦機拍下這火紅的一刻。如果說南山的堅挺靠的是碧石,南山的高峰靠的是峰巒突兀,南山的龐大靠的是群峰連綿,那麼我想,南山的火紅靠的就是那漫山遍野的映山紅了。只有這個時候才可以說,南山已經從那個沉睡的冬夜裏徹底地蘇醒過來了,並且迎著乍暖還寒的陽光,吮吸著濛濛春雨,一個勁地熱烈地生長起來。

映山紅,你給南山帶來了一道亮麗美景,給春天鋪滿了紅色的彩霞,給孩子們增添了快樂心情。我摘下一朵映山紅往頭上一插,同伴們在笑話我說:你知道頭上插花是什麼意思嗎?我不懂,我只知道紅花吉利,插白花就是不吉利。他說:不是這樣,頭上插花就是過去的青樓女子。哦!我還沒聽說過呢!提到青樓女子,我趕緊把花取下,也許是我家世世代代的傳統習俗薰陶著我,從娘胎裏開始我就瞧不起青樓女子。同伴說:青樓女子也雪纖瘦有她們的高尚,她們也在為人民作貢獻,她們無謂的犧牲並獻出了自己的青春年華,為多少少男小夥解決了生理問題……你一言,他一語,如此芸芸。我說不過他們,聽得我轉開視線看花景去。

那些奇花異草隨著春天的到來都很陽光的站立在奇峰異石上,有的含苞欲放,有的開得很燦爛,就像我們此時開心的奔跑在這花叢景簇中。還有的已慢慢枯萎了,也就像我們的心情有低潮的時候。花兒啊!你和我們一樣有開心的時候,也有哭泣的時候。“人生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”,看著這些燦長腿萬綺雯爛的映山紅,猶如戀愛中的少女,沉浸在甜蜜的幸福中。我的心靈被深深地浸染了,一方面感歎詩人不俗的才華,同時也感歎作者。

| 主页 |

 主页